RSS订阅 | 匿名投稿
分享到:新浪微博QQ空间腾讯微博人人网网易微博QQ好友搜狐微博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吊钩 > 正文

谈一场与爱情无关的恋爱 十一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5-8-20 0:37:59 人气: 标签:
十一
秋日的傍晚是个好时光,没有春夜的潮湿,没有夏夜的闷热,更没有冬夜的寒冷,只有温暖宜人的夜色,在灯火阑珊和月色的映托下,充满美满丰收的感觉。无论是赖以生存的粮食还是不可或缺的感情。
出了门,岑崎驾着他那辆比亚迪,载着丽丽,在利益和那颗跳动不安的心所驱使下,左弯右拐,驶到郊区的一家颇为典雅陈旧的小酒吧。
当然了,这路途上,岑崎那油滑之舌,天马行空的笑话让丽丽巧笑不止,一路上,笑声尽是沿着公路一直蔓延。
说是酒吧,其实跟咖啡厅差不多。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,来这里的,大多是跟岑崎一样,成双成对的小情侣。从这些设施可以看出,挂着假藤条的吊椅,可以遮挡视线的卡桌,还有那昏暗的橘黄色灯光,再配上理查德的钢琴曲,根本就没有一点酒吧的味道,简直就是一家专供情侣约会的标致场所。也许是老板本意要做酒吧,却不小心经营成了咖啡厅。
点了两杯咖啡,和几样小吃,在橘黄色吊灯柔柔的照射下,两人相视而坐。
这个地方挺好的,没想你还这么懂得浪漫啊。 丽丽笑道。
嘿嘿,是朋友介绍的,也是第一次来。 岑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这时候,当然不能说,这地方他就来得烂熟。
呵呵,咖啡不错啊。 丽丽抿了一口,称赞道。
你也喜欢喝咖啡啊?
倒谈不上喜欢,你也知道,我们经常要加班,喝咖啡是经常的事,慢慢就品出味道来了嘛。
对,确实是。 岑崎感叹,他们这些人忙起来时,还真是没日没夜,论起喝咖啡来,多少有可以品道一番, 没有它的陪伴,还真难以度过加班时那孤独的时间哈。
不知你可知这咖啡的发源? 丽丽捋过一缕卷发,轻轻的揉搓着。
呃? 岑崎一怔,怎会问这样的问题,看似难以回答,不过岑崎对此还真是略知一二。轻轻的抿了口咖啡,眨了眨富含深邃诗意的眼睛,深沉磁性的声音从他帅气的口中发出, 要说这咖啡嘛,相传源自一个放羊的老汉。有一天他看到他放的一只羊活蹦乱跳的,跟往常不一样,他发现那是因为羊吃了一种红色的果子才导致举止滑稽怪异。于是他试着采了一些这种红果子回去熬煮,没想到满室芳香,熬成的汁液喝下以后更是精神振奋,神清气爽,从此,这种果实就被作为一种提神醒脑的饮料,那便是如今的咖啡了。
岑崎深沉磁性的声音,如有魔力,让丽丽听得挠有兴趣,双手交叉着,托着雪白的下巴,就像一个认真听课的小学生。而看岑崎的眼神,却是无限风情,这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姿态,倒是让岑崎有些不好意思。
原来是这样啊? 丽丽惊讶道,可是我听说的是, 以前南美洲有个奴隶主,为人凶恶残暴,特别喜欢折磨人,经常变法子折磨他的黑人奴隶。有次,他摘到些咖啡豆,放在水里煮,觉得很苦,于是责命他的奴隶喝了,看到奴隶们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,他就觉得很高兴。可是谁知道这些奴隶们喝了这些苦涩的水之后,觉得精神振奋,浑身舒爽,反而要求喝这些咖啡豆煮的水。后来这个奴隶主觉得奇怪,在自己尝试了过后,发觉真的很神奇,于是咖啡就是这样被发现的了。
哈哈,你说的也很对。 岑崎笑道, 咖啡的发展史只是后人编造的,谁是第一个发现咖啡的人,不得而知,也许正是那位奴隶主也不一定。
比起我知道的故事来,我更喜欢你说的那个,平淡真实。不似我知道的这个,一定是描述残暴奴隶史中的历史书所虚构。 丽丽莞尔一笑,夸赞道, 没想到你对这个也了解啊,真是博识多才。
呵呵,不过是偶尔看过罢了,不足一提。
一个挂在咖啡厅泛着些许温黄墙上的钟,滴答滴答的走着,没有因为任何一个人停留过。岑崎无意中瞥过的时候,不禁一惊,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再不回去,苏珊就要电话催促了!
岑崎赶紧欠身,笑道, 我去下洗手间。
到了洗手间,岑崎偷偷的掏出电话,左右一看没人,这才小声的告诉苏珊,说晚上跟老板吃饭,刚好阿飞又死拉着凑队打麻将,反正明天不用上班,今晚就不回去了。
虽然苏珊有些生气,不过也没说些什么,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,偶尔打打麻将消遣,也是很正常的。无奈后,只好嘱咐他明天早点回。岑崎松了口气,洗了把脸,再次精神烁烁的回到丽丽身边。
刚才喝的酒,好似有点上头了,能陪我出去吹吹风散一下酒气吗? 橘黄灯光下,丽丽妖艳媚态尽显而出,隐隐露出充满着无尽诱惑的曼妙曲线,柔情似水的双眸,闪烁出来的媚意,任是再怎么装逼的人,也忍不住有种将之搂进怀中好好爱抚一番的冲动。
没问题,我也觉得有点晕。 岑崎口是心非,丽丽的娇态,已是让他呼吸困难,小腹不由的荡起片片欲火。
怀着鬼胎,岑崎驱车到了沿江路,现在已是十点多,路上几乎没什么人,正合了他的本意。
暗淡的星光下,岑崎和丽丽倚靠在车身上,感受着夜风的温柔,相视对笑了一下。谁知,这会心的一笑,却从彼此的眼神中,似乎都看到了隐隐的暧昧之意,淡淡的发出阵阵闪烁的春光。
一股微微的江风吹来,带着些许凉气,使丽丽的卷发,清逸的荡动了一下,不小心遮住了眼睛。岑崎忍不住的,轻轻的伸出手,温柔的将那缕碍人的发丝撩到耳后去,露出丽丽那双妩媚迷人的眸子。
顿时,一波自她眼中散发的柔情,急剧扩散到两人周围,包裹在他们身上。这眼神,让岑崎一阵心慌,手不由自主的搂过丽丽的柔腰。这动作,诡异的产生了连锁反应,丽丽那不足盈盈一握的柔腰,如失去了支柱,一个失神就扭着瘫到岑崎怀里,再也起不来。
夜已深,开始微微泛起些凉意,连月亮在此刻都羞怯的躲到乌云背后,几枚闪烁的星星只好孤单的泛着寒光。
一个小时后,岑崎就将白色的被单披在丽丽的身上,洁白的被单极似丽丽娇艳的胴体,炫丽迷人。灯光下,丽丽微微泛着绯红的脸颊,像朵娇艳的火红玫瑰,娇艳欲滴,在迷离眼神的衬托下,又像个妩媚的狐狸精,回眸一笑百魅生。
岑崎不由的在心里暗骂,难怪陈大发那死老头那么红润!
他们似两条干柴,碰在一起,撞出了火花。星星之火,足以燎原,何况是两条干柴。刹那间就把他们烧得欲火焚身,浑身颤抖。
这感觉,令岑崎好似变成无限动力的超人,握着强大的力量,站在一群妖魔中,左右开弓,奋战群魔,谁都不是他的对手,他力压群敌,直到鏖战结束,所有的妖魔都只能趴在地上。
而此时,丽丽正趴在床上。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
上一篇:老白
下一篇:没有资料